情敌不可攀 签约
情敌不可攀 连载中

作者: 谈在昔 更新:2020-11-21 字数:168045 分类:幻想纯爱

标签: HE、强强、虐恋

点击:626 书评:2 吐槽:0 收藏:9

打赏:0 倾城票:0 金票:0

钟毓作为京城排得上号的钻石王老五,痴心一片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人家到死也没正眼瞧过他。直到有一天神隐多年的沟渠突然上线,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程朗时隔数年后回京,却发现心上人坟头的草都一丈高了,消息还是情敌告诉他的,冲击不可谓不大。为了追查真相还得捏着鼻子跟情敌合作,过程不可谓不糟心。竹马战天降,相看两相厌。等等,最后我们在一起了???
全部展开
|
投喂金票 投喂倾城票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第100章——人各有命

更新时间:2020-11-21 23:51:01
  • 紫宸殿中,顾旻会见完朝臣之后开始了今日的功课。原本为他授课的太傅同时教着好几位未成年的皇子,顾旻即位之后钟太后为他重新安排了另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学士。
  • 詹景同大学士一生清正,著作等身,大学士的名头不过是个虚衔。最初钟太后请他出山的时候他本打算婉拒,钟太后召见他之后不知道说了什么,竟然说动了不事权贵的詹先生入宫授课。
  • 然而最近顾旻听学的时候却有些不在状态,总有些精力不济的样子。詹景同年事已高,比长孙项明还要年长几岁,但精神矍铄毫无疲态。他看着上下眼皮打架的顾旻,捋了捋他雪白的胡子道:“陛下夜里做什么去了?”
  • 顾旻正在苦苦挣扎试图抵抗汹涌来袭的睡意,奈何实在困得睁不开眼,直到詹老先生在台面上敲了敲戒尺,顾旻才猛地一个激灵直起身来。
  • 看见顾旻清醒了,詹景同才笑道:“想来是老朽令陛下觉得烦闷了。”
  • 顾旻连忙站起身来朝着詹景同一揖,歉然道:“都是学生的不是,还请詹先生原谅。”
  • 詹景同看着他这个年幼而尊贵的学生,这些日子下来他也摸清了顾旻的性情,小皇帝待人谦和,勤奋好学,脑筋灵光,就是太累了些。虽然还未亲政,但小小年纪学业政务哪样都不能落下,不够睡也是可以谅解的。
  • 鹤发童颜的老先生伸手扶住了顾旻,慈祥地道:“陛下太累了,今日就到这儿吧,老朽先回去了,陛下你呀……”詹景同说着将手中的书本放下,替顾旻理了理衣冠道:“陛下快去歇会,明天可不要再打瞌睡了。”
  • 顾旻到底还小,听见老师说今天不上课了自然是开心的,高高兴兴送詹景同离开,然后就真的回去睡觉了。
  • 他最近加了武课,起得早练得狠,总也不够睡,一坐下来就犯困,但是他之前跟钟太后打赌自己能做到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为了能拜程朗为师这些天都咬着牙过来了。
  • 没想到今天在詹先生面前竟然真的差点儿睡着了,还好詹先生不计较,还提前下了课给他时间睡觉,顾旻躺在床上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拜程朗为师,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 钟太后送走顾瑶光之后又去后宫转了一圈,见了见大行皇帝的诸多妃嫔,大周没有殉葬的习俗,一般也不打发人去守陵,现在顾旻尚且年幼,宫中安排她们住着倒也还算宽敞。
  • 先帝驾崩之后,众人再没有了争宠的心思,钟太后在吃穿用度上也不曾亏待任何人,数月下来竟还真的相处出了几分真正的姐妹情谊。
  • 送走了钟太后,众人坐在一块儿闲聊,年纪最轻的刘美人突然道:“怎么最近都不见长公主殿下?什么病要养这么久……”
  • 刘美人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捂住了嘴,她正想要骂人却发现捂她嘴的人是跟她关系最好的林昭仪,林昭仪与刘美人年纪相仿,却稳重得多,她低声道:“这可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儿。”
  • 能在宫中活到现在的个个都是人精,大家像没听到刘美人的话一样说着别的事情各自散去了。
  • 刘美人亦步亦趋地跟在林昭仪身后,有些不解又有些委屈。
  • 林昭仪无奈地摇了摇头,她算是发现了,刘美人能活到现在纯粹是因为入宫时间太短,还没人来得及弄死她皇帝就先死了,也不知道她是倒霉还是撞了大运。
  • 钟太后掐着时间到了紫宸殿,本以来能赶上顾旻上完课之后跟詹景同聊一聊顾旻的学业,到了之后才发现詹景同已经走了,宫人们都轻手轻脚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一问才知道皇帝正在小憩。
  • 顾旻睡梦里正在跟着程朗练剑,酣畅淋漓兴头正浓,钟太后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顾旻睡得满脸都是笑意,嘴里喃喃地不知道在说什么梦话,竟然还笑出了声。
  • 钟太后比詹景同更清楚顾旻这段时间其实很辛苦,见他睡得这么香也没忍心叫醒他,替顾旻掖了掖被角便离开了。
  • 她想到今天一早钟毓就派人来禀报程朗旧伤复发需要告假静养,程朗居然在承恩侯府养病,这就很微妙了。
  • 别人不清楚承恩侯府的内情,钟太后却是清楚的。
  • 承恩侯府现在没有承恩侯,承恩侯已经死了。本该是让钟毓承袭爵位,但外人不知道承恩侯已经死了,而且是在钟太后的同意和推动之下被钟毓亲手干掉的。
  • 钟太后一边琢磨着什么时候才是让承恩侯钟景曜再“死”一次的好时机,一边挑了几本折子来看,看到长孙项明的上奏不禁皱紧了眉头。
  • 长孙项明絮叨了快有老太太的裹脚布那么长,话里话外无非就是一个意思,先帝去得突然,少主年幼,需得太后做主替小皇帝选几个顾命大臣。
  • 挑来挑去还能绕得开这个老狐狸?钟太后冷笑一声将折子丢到了一边。
  • 拢月站在边上将钟太后随手丢开的折子重新理好,见钟太后面色不虞,低声道:“娘娘,要不您也歇会儿吧,这阵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
  • “无妨,左右是要费这些功夫的。”钟太后摇摇头,伸手去拿下一本折子,没看两行又开始想今早送顾瑶光走的时候,不知道穿的用的带够了没有,转过头对拢月道:“回头还是给瑶光再送些冬衣手笼去,外面这么大的雪。”
  • 拢月不禁失笑:“娘娘您这是关心则乱,冬衣也就罢了,那么大的侯府还能缺了咱们长公主的手笼用么?”
  • “嗨,还真是……”钟太后听拢月这么一说,才发现自己的确有些想差了:“不知道这孩子要怎么才能熬过这一劫,看着她我心里就疼得厉害。”
  • 说着钟太后轻轻靠着身边的拢月,幽幽道:“有时候我真想就这么走了算了,带着瑶光和旻儿,还有阿月你一起,天大地大咱们哪里去不得呢。”
  • 拢月闻言也不禁叹了口气道:“娘娘,人各有命,哪能混为一谈。您若走了,这边可怎么办?”
评论
  • 朝庸不驰 LV3 热评

    可!
    2020-08-17 18:45:13

  • 框泰 LV1 热评

    收藏啦一起加油呀!
    2020-11-22 00:02:52

作者

谈在昔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