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的男人谁敢动 签约
将军的男人谁敢动 已完结

作者: 邪不正 更新:2020-09-15 字数:269662 分类:幻想纯爱

标签: 主受、甜宠、穿越

点击:62 书评:2 吐槽:0 收藏:12

打赏:1176 倾城票:32 金票:0

【暴戾攻戎戍&俏皮受落查】
  落查为完成最后一次任务取情报时被迫穿越,遇到花樊曲的暴戾将军戎戍,特殊的身体让他不敢与人深交。颈肩的子神印记让原本的“真相”扑朔迷离,随着咖啡制造人稣墨愉的出现,让他明白恋爱不止是两个器官的交流,更是灵魂的相通。
  交流群号:965647887
全部展开
|
投喂金票 投喂倾城票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番外

更新时间:2020-09-15 06:51:44
  • 一切尘埃落定,稣愉回到自己的国家,江净久很粘腻的尾随其后,美其名曰保护稣愉,稣愉被江净久的厚颜无止弄的烦躁不堪,奈何他的实力不如江净久,在烦也只能忍着。
  • “你能不能别跟着我?死变态!”
  • 忍无可忍的稣愉还是开了口,在踏入皇宫的那刻恶狠狠的抛下了江净久。
  • 江净久对他恶毒的话语早已有了免疫力,挑了挑眉目送那个高傲的男人进入皇宫大门,直到看不见。
  • 稣愉回到自己的寝宫,愤慨的把所有家具全换了,他要把稣墨愉和落查存在过的所有痕迹都清理干净。都是群恶心人的变态,真是脏了他的地方。
  • 做好这一切已经过三天,那个烦人的家伙依旧没有出现,稣愉呢懒得去想,乐的清净。
  • 只是他的暗卫走的也太近了,从他回来开始,总是会看到暗无缠着暗语,暗语仿佛有心事一般总是沉着脸,被暗无缠的烦了就会回应一下。暗无得到他的回应就会羞红了脸,欢喜的躲在一边偷乐。
  • 这不,两人又开始在槐树下偷偷聊着什么?稣愉看着刺眼,沉声问道:“你们两个耳语什么?本太子回来的这几天有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 稣愉的声音太过寒冷,吓的暗无一下弹开好远,暗语不慌不忙的转身行礼。
  • “回太子殿下,并无发现可疑之人,”
  • 稣愉皱了皱眉,都三天了,江净久那么厚颜无耻的人怎么会没出现?难道真的被他撵走了?
  • “下去吧!”稣愉带着疑惑,挥退了手下,心绪突然沉了下去,他也不知是为何?
  • 就在两个属下离开之后,一个温柔促狭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 “太子殿下找的可疑人是我吗?”
  • 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稣愉猛的转身,一个身着暗卫服饰的男子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映入眼帘。
  • 江净久的出现让他深深的皱眉,心里却是踏实了些,那股莫名的低落情绪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烦躁。
  • 对,烦躁,江净久的实力太强,总是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后,他的那些暗卫根本无法察觉。
  • “你怎么又来了?”稣愉没好气的问到。
  • “我来保护你啊!”江净久说的轻描淡写,温柔的笑着看他。
  • “你保护我?”稣愉被气到无语,想起他身上的伤,他把外袍脱了,扯开自己的衣襟,露出结实的胸膛,胸膛上赫然出现五指爪印。
  • “你保护我,你看看我身上的伤,要不是我命大,早被你杀死了!”
  • 稣愉愤怒的大吼着,要不是他实力不如人,他真想立刻就杀了眼前的男人。
  •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江净久瞬间收起了笑容,心疼的抚摸着稣愉受伤的胸口,低下头想去吻他的伤口。
  • 稣愉立马推开靠近的江净久,迅速的拉好衣服,江净久默默的直起身,他知道稣愉肯定会恨他的。但当时他也没办法,城主的命令难为,还好当时他手下留情,稣愉活了下来,不然他定会陪着稣愉共赴黄泉。
  • “你滚啊!不要出现在本太子面前碍眼。”稣愉无奈的吼着,此时的他也不知自己是各种心里?江净久伤过他,也在戎戍的大刀下救过自己,可他心里就是反感。
  • “不要,我走了谁来保护你。”江净久果断的拒绝,弯腰捡起地上的外袍,重新给稣愉穿上。
  • “本太子不稀罕你的保护,我有暗卫。”稣愉抢过自己的衣服,避如蛇蝎般的与江净久拉开些距离。
  • “他们连我都发现不了还怎么保护你?万一你要是遇到强敌可怎么办?反对无效。”江净久驳回了稣愉的反对,一双眸子柔情蜜意的注视着他,心中不甚感叹。
  • 稣愉真是个傲娇的家伙,不过他对自己的态度好像变了一些,不像以前那样如临大敌了,不错,孺子可教也。
  • “你……”稣愉被气到无语,强敌?“本太子最大的强敌就是你。”
  • “那咱们化敌为友好不好?你若心有不甘,你刺我一剑,咱们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 见有缓和关系的余地,江净久温柔的诱哄着,他不怕死,就怕稣愉心里始终恨他。
  • “哼!”稣愉冷哼一声,折身回屋,拔出长剑,迅速出屋,剑间直指江净久的心口,这一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沓。
  • 只是见江净久一动不动,鼓励般的看着他,不知怎的?他突然心软了,脑海中闪过戎戍的大刀汹涌挥向自己的时候,要不是江净久替他裆下,他早就被劈成两半。
  • 最终,稣愉手一软,把剑往地上一扔,转过身负手而立,大度的说道:“算了,你也救过我一命,就当是扯平了,你走吧!”
  • “稣愉……”江净久轻声唤了一句,慢慢的靠近稣愉,从背后抱住了他,心口的地方汹涌澎湃的跳着。
  • “你别靠近我……”
  • 稣愉还没发完火,突然被江净久掰过身体,嘴巴就被两片湿热的唇堵住。
  • 稣愉想要反抗,可突然狂跳的心脏却阻止了他的抗议,他睁着眼睛,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 江净久见稣愉没剧烈的反抗他,他抱紧稣愉加深了这个吻。
  • 旁边的槐树羞涩的垂下枝条,它仿佛在说我什么也没看见。
  • 过了良久,稣愉终于反应了过来,推开了忘情的江净久,不可置信的擦了擦嘴,他竟然任由一个男人轻薄他!
  • “你混蛋!”稣愉对着深情的江净久骂了一句,这身回了屋,大力的关上房门。
  • 江净久舔了舔嘴角,低头深深的笑了。
  • 稣愉心烦意乱的过了几天,江净久就像个影子,有光的时候他就出现,没光的时候他就消失不见。
  • 他也不像之前那么流氓的轻薄自己,只是做些嘘寒问暖的事情,也不急着要稣愉的答案。他的态度让稣愉觉得是在闹着玩,但他的关心又是那么的真真切切,温暖人心。
  •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半个月,稣愉的父母准备给他找太子妃,他不得不和江净久做个了结。
  • 于是,他在温暖的烛光下找到那个像影子一样的人,和他挑明一切。
  • “江净久,你走吧!别缠着本太子了,两个男人是不会有结果的,本太子要纳妃纳妾,不可能和你厮混终生的。”
  • 说出这话的时候,稣愉的心口莫名的痛了起来,道他必须要和江净久做个了断。
  • “无妨,你是太子,身负重任,我也不能自私的让你断了后,我只要陪在你身边就好,不过纳妾就算了。”
  • 江净久倒是大方的接受现实,他对稣愉本来就是一厢情愿,现在能得到他的欢心就已不错,不必奢求太多。
  • “本太子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你走。”稣愉说完之后狠心的把头瞥在一边,不敢在看江净久,他怕多看一眼他会贪念他的好。
  • “没有你的地方我去作甚?”江净久伸手把坐在对面的稣愉拉到自己怀里,不由分说的吻了上去。
  • 再也不压抑自己的感情,开始对稣愉上下其手。稣愉刚开始有些抗拒,身体紧绷,慢慢的软在江净久怀里。
  • 情到浓时二人来到床上,稣愉被压在了下面,稣愉不服气的推开江净久,不满的说着:“本太子是要娶妻的人,怎么可以在下面。”
  • 他说着就要翻身,却被江净久死死的压着。
  • “可你是我的妻啊!”
  • 之后,稣愉想说也没空隙说,嘴巴被堵的严严实实的。
  • 体内有异物入侵,他本来以为会很疼,一股暖流在腰间传入,缓解了那股疼痛。
  • 这里省略一千他们恩爱的画面。
评论
  • 伏柒非墨 LV2 热评

    我要动将军的男人,哈哈哈,更新更新!!!!(๑•॒̀ ູ॒•́๑)啦啦啦 大大看见我了吗?嘻嘻
    2020-08-16 13:36:48

  • 容偊箬斓 LV1 热评

    特来支持!哈哈加油!
    2020-08-19 21:32:14

作者

邪不正

生命在于运动

粉丝榜
  • 1

    千木落痕

    888

  • 2

    森森家的小可爱

    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