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ding my hand
Holding my hand 连载中

作者: 菩菩的夜宵 更新:2020-11-28 字数:13753 分类:幻想纯爱

标签: 原创征文、主受、生子

点击:39 书评:4 吐槽:0 收藏:7

打赏:188 倾城票:8 金票:0

(本故事纯属虚构)
  这是一个拥有三种不同性者的世界,有第一性者,第二性者和第三性者。
  而我们的主角裴清之是稀有品种第三性者。(狗头)
  五年前,也就是他的十七岁生日,那天,他收到了一份来自两位父亲的最特殊的礼物。
  五年后,他站在大学门口,成为叱咤风云的“站长”……是的,是个站长!
  裴清之有个学生,一个很皮的学生,就在他以为自己用武力将他驯服的时候,这个叫做沐霄的调皮学生,用另一种方式告诉他:他裴清之驯服学生用得从来不是武力,而是魅力!
  霸道第一性者大学生(总裁)攻x清冷第三性者美人(军人)受
全部展开
|
投喂金票 投喂倾城票 打赏
阅读本章节

他……瞎了?好难过⊙﹏⊙6

更新时间:2020-11-28 10:44:51
  • 祖爷爷已经一百多岁,坐在轮椅上被家里人推动着,为团圆宴忙前忙后说得口干舌燥也不肯停下。裴爷爷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如今得有七八十岁。
  • 草坪上小孩子们跑来跑去。
  • 裴清之一回到家,叔叔婶婶就问东问西的,还抓着刘悸问裴清之的病情。
  • 这让沐霄感到痛苦,他回家,不是家里没人,就是看都不看他一眼说一句:“回来了,想好从军还是从商了吗?”
  • 裴清之来到祖爷爷身前,蹲下,看着祖爷爷古板严肃却布满皱纹的脸说:“祖爷爷,清之回来了。”
  • 而祖爷爷和往常一样,面上不露一点儿情绪,抬手一拍裴清之的肩,冷声道:“还记得回来,你若再不回来我可就当你死了!”
  • 边上的沐霄有些生气,哪有长辈这么说话的,却见裴清之抓着祖爷爷粗糙却老瘦的手放在他自己白嫩漂亮的小脸上。
  • 裴清之摇摇头,看着祖爷爷依旧闪着光亮的眼睛,半晌他将脸埋进祖爷爷的双膝,再次摇了摇头。
  • 只见祖爷爷双目悄悄放缓,轻轻拍着裴清之的背脊道:“去大堂,拜一拜,报个平安。”
  • 别人家一般叫大厅的地方,裴家称大堂。
  • 大堂虽然就在正中央别墅中,但别墅内的大堂却犹如庙宇一般,香火,蒲团,只是拜的不是佛,而是去世的人。
  • 沐霄本想跟着去,却被祖爷爷犀利的目光摄住了,再加上唐兰拉着他,还带他离祖爷爷远点儿。
  • “你拉我干嘛?不怕刘悸吃醋?”沐霄不满唐兰拦着他的事。
  • 唐兰翻了个白眼,道:“你不懂规矩不要乱跟小草进别墅。祖爷爷不喜欢外人进入大堂,更不允许外人进入大堂。刚小草蹲祖爷爷身旁,看着没啥,其实是为了告知先辈他回家了,要去大堂拜拜而不要为难他。这是a国习俗。不懂不要去。”
  • 听完沐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清之是a国人?”
  • 大堂内不亮灯,唯一的光便是窗外的路灯,台上放着许多黑白照片与牌位,黑白照片内多是夫妻或夫夫,而牌位前是一对又一对的戒指。
  • 裴清之取了三炷香,点燃后跪在蒲团上拜了拜,插/入身前的香炉,他并未起身,而是又拜了三拜,轻声道:“清之回来了。”说完才起了身。
  • 今夜的裴家热闹非凡,就因为裴家最引以为傲的第三性者裴清之终于在五年的挣扎间回家了。
  • 今晚还要赶回a市上班的上班上课的上课,所以四人也就喝了些果汁而不是酒。
  • 团圆宴结束已经是一点多了。
  • 走之前,裴清之被祖爷爷和爷爷二位老人叫去大堂又拜了拜,告诉先辈自己要走了。
  • 爷爷很平和,就说的话,“清之,下次回家不要过去太久才回,不然就在外面呆着。”
  • 祖爷爷更甚,“哼!下次再像上次不告而别,一走还五年,就别回来了,我就当我曾孙子死在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了。”
  • 裴清之直摇头。
  • 他在祖爷爷面前,都是摇头,毕竟你回一句话祖爷爷能立马说出一篇八百字小作文还不带喘的,于是他学乖了——摇头就好……
  • 现在已经是八月快九月了,夜晚与白天的温度差很大,也幸好车上开了暖气,刘悸还细心地带了两张毯子。
  • 车后座的沐霄还蹭了裴清之的毯子。
  • 这一行为让刘悸很生气,小声地吵了起来,要不是唐兰睡着了,刘悸可能要怒吼。
  • 而裴清之不管他们,只要不会吵着他看b市夜景就好,何况有五年没回b市,他快记不清了。
  • 忽地,裴清之头刺痛了一下,眼前一片黑暗,就是耳边的争吵还在继续。
  • 他们这是走到哪里了?怎么就黑成这样了?路灯呢?刚还有路灯的,车灯呢?熄了吗?
  • 他心里慌了起来,这一个月内,他时不时听不清,看不见,但都有几秒的时间而已。
  • 此刻,周围黑的要命,他五感都不禁被放大了数倍。
  • 准确地抓住沐霄撑在身边的手,他道:“沐霄,刘悸呢?”
  • “怎么了美人?”刘悸以为他突然想起什么事,也没有往坏事上想。
  • “你是把车灯关了还是进隧道了?怎么这么黑?”裴清之不相信自己突然看不见,找了个理由迷惑自己。
  • 可事实永远不尽人意。
  • 只听唐兰朦胧的声音:“没有,还在马路上,亮得不行,好像,快过境了。”
  • 他似乎听到镜面破碎的声音,连声音都颤抖了,好半晌他才轻声道:“刘悸,去医院。我……看不见了……”
  • 话音刚落,刘悸猛地刹车。
  • 连唐兰也清醒了,沐霄伸出五指在裴清之睁开的眼前,问:“这是几?”
  • 可裴清之眼里只剩一片黑色,。又是黑色,无尽的黑暗。
  • 这种黑色终于出现了,五年前只是黯淡灰白,如今,真得都黑了。
  • 这种空落落使人惊慌的恐惧,从心底最深处迸发出来,多少年了。这种恐惧在两年前发现自己真得堕落时出现过,如今却是这样。
  • 他哽咽着,惊慌失措,努力往后缩着,眼睛发红。
  • 裴清之摇头,喘着气说:“不,不行,还是很黑。”
  • 他感觉不到重心,踩不到坚硬的大地了。
  • 沐霄也慌了,将努力后退挣扎着的裴清之搂在怀里,扶着背安慰着,又对愣了的刘悸吼:“快开车!回b市去医院!”
  • 待到了医院,裴清之却忽地感觉周围没了声音,近乎死寂。
  • 他浑身都颤抖了,唤了声抱着他的沐霄:“沐霄,你叫我。”
  • “我没有叫你,宝贝儿乖,我们到医院了,一定……”
  • 还没说完,裴清之就伸手抓住他的袖口,快速地说:“你是不是说话了?可是,为什么我听不见?为什么?”
  • 三人惊得停住了脚步。
  • “不,不行,这要是看不见也听不见了,以后我……沐霄,放我下来,我找不到路了,放我下来……”裴清之挣扎着下地。
  • 看得刘悸眼都红了,对沐霄凶狠道:“照顾好他,我上去叫医生!”
  • 边上的唐兰禁不住哭了,低吼道:“他妈当年谁说要在x市做手术治疗的?都说技术不好做应急手术无危险后立马回b市做治疗的!”
  • 沐霄也不管唐兰,放下裴清之后将他搂进怀里,也不管有没有外人,安慰地细吻着裴清之的发顶。
  • 很快,裴清之被送去检查了。
  • 拿着检查的片子,沐霄整个人都懵了。
  • 医生皱着眉,说:“病人颅内旧伤裂开,瘀血压迫神经,视觉神经和听觉神经被压。病人家属是谁?我们建议即刻做开颅手术清理瘀血处理伤口。随便想问问,病人的伤已是旧伤,若是出车祸,除非医院条件不好菜能造成旧伤再次裂开这种现象。”
  • 搂着直哭的唐兰的刘悸紧皱着眉,随口就道:“五年前在x市做的手术,被迫的。快点儿动手术,他出事你们就别干了。”
  • 沐霄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抱着裴清之盖的毯子低着头不说话。
  • 半晌听到刘悸冰冷的声音,他说:“一个月前,还在a市,清之发了高烧,是你弄的,对不对?”
  • 刘悸以为沐霄会否认或是沉默,却听到他轻声道:“对不起。”
  • 一声“对不起”,刘悸还没怒唐兰就从刘悸怀里出来抓住沐霄的衣领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评论
  • 倾城猫 LV2 热评

    收收收!这个设定我喜欢!一起加油(ง •̀_•́)ง
    2020-11-22 07:48:53

  • 小松鼠(简) LV1 热评

    求更,大大加油
    2020-11-21 13:18:24

  • 一纸倾城小说网 LV4 热评

    《Holding my hand》创建成功~
    2020-10-08 17:04:44

  • 一纸倾城小说网 LV4

    《Holding my hand》审核成功~
    2020-10-15 16:38:36

作者

菩菩的夜宵

我很懒 是个学生,所以不一定能够及时更新

粉丝榜
  • 1

    三崽儿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