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对象太爱我怎么办》 签约
《攻略对象太爱我怎么办》 连载中

作者: 九载惊鸿宴 更新:2020-12-03 字数:90939 分类:快穿系统

标签: 同人征文、HE、甜宠、快穿

点击:3412 书评:19 吐槽:0 收藏:60

打赏:0 倾城票:3 金票:0

快穿文——
  主角受肖赞所在的世界里,爱人王艺博因为出车祸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他找到精神世界管理总局,总局帮他安排了救治办法,跟着王艺博一起进入精神世界。
  在每个小世界里,面对不同性格的王艺博,肖赞很无奈——
  “王艺博,等你醒了我再和你算总账。”
全部展开
|
投喂金票 投喂倾城票 打赏
阅读本章节

24.

更新时间:2020-12-03 19:09:36
  • 大学新学期开学,班里组织了一次班会活动,大家都是新生,所以负责这次班会的都是几个比较活跃的女生。
  • 教室被布置的很漂亮,王艺博三人推开门进去,恍然有一种勿入了哪个新房的感觉,因为真的很喜庆。
  • 一个女生伸手递给他们一朵白色玫瑰,解释说:“别在胸前。”
  • 聪明帮李儋别好,又给旁边杵着的王艺博别,语重心长的对他说:“哥,第一次班会,你别冷着个脸。”
  • 王艺博伸手拨弄了一下胸前那朵白色玫瑰,淡淡往前走,视线找了一圈,确定了位置,这才回了句:“那要我嬉皮笑脸?你觉得可能?”
  • 聪明沉默,说的也是,要是王艺博真的一脸笑吟吟,恐怕他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接都接不起来。
  • 李儋拿了块草莓蛋糕坐在王艺博左边,又对给他们倒果汁的女生说了声谢谢,看着气氛很好的教室,感叹道:“这种感觉,还是高三考完试那天晚上,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班全部喝醉了,就睡在教室里,班主任去寝室给我们抱被子,第二天早上家里人来接,打开教室门一看,一地的人。”
  • 聪明笑着说:“我们还好,考完试回学校就撕书,不过我没撕,撒欢够了就去了学校对面的酒店,包了一个包间,四十几个人喝酒唱歌,一直玩到第二天,说起来,我一个从来不哭的人,那天晚上都差点流泪。”
  • 李儋哈哈笑了两声,回忆起高考完的事情他非常激动:“我记得查成绩那天,大家都考得很好,然后我们去学校填自愿,那时候高一高二还在上课,我们就捧着西瓜在走廊上特别大声的念自己的分数和背《琵琶行》,把那些老师气得。博哥你呢?”
  • “我?”王艺博转了转手里的杯子,懒散的往椅背上一靠,闲闲的玩着自己的手表,“我高考完就直接回家了,去学校填自愿后班里吃饭,然后就没什么了。”
  • 聪明摇摇头,“哥,你高考完就没疯狂过?”
  • 王艺博侧头看他,“我初中高中还不够疯狂?”
  • 初中上网,高中旷课打架,问题学生中她就是头头儿,高考完后对喝酒唱K对他来说没什么特别的,最重要的是,他不爱喝酒,所以省了抱着酒瓶一顿狂吹。
  • 三个人在角落有说有笑,讲台上两个主持人在活跃气氛,吵闹声中,王艺博忽然间听见有人提到他的名字,抬头看过去,入眼是一个头发黄不拉几的男生,叼着根抹茶棒坐在桌子上对他挑眉。
  • 聪明笑了笑,“哥,我怎么觉得,那人对你不是很友好啊。”
  • 王艺博收回视线,“关我什么事。”
  • 班会开展的很愉快,至少在前半段时间是很愉快的,后半段时间上集体游戏时间,每个人都要参加的,王艺博他们几个要加入的比赛是抢板凳。
  • 比一群人高了不止一点的王艺博往教室中间一站,教室里本来还很淑女文静的那些女生突然间毫不压抑的发出了一阵尖叫,王艺博被聪明和李儋拉着跟上音乐节奏跑起来。
  • 他扫视一番和他一起玩游戏的人,刚才那个黄毛也在其中。
  • 队伍里有十五个人,女生就有九个,王艺博前面是李儋,后面是聪明,聪明后面就是那个黄毛。
  • 那些女生都挺紧张,随时注意着音乐声,反倒是王艺博,不紧不慢的走着,音乐一停,他刚好在一根板凳前,成功抢到了板凳,随即又是一声尖叫声。
  • 人太多太热闹,又是尖叫又是哄笑,王艺博余光一瞥,后面的女生脸色有些不好,他以为是身体不舒服正想給主持人说一下能不能暂停,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就知道了那个女生脸色不好的原因。
  • 任哪个女生被一个男生捏腰掐屁股也是很恶心的吧。
  • 王艺博冷了脸,上前一把将他身后的女生扯到她后面,盯着黄毛脸色不虞,讽刺的看了眼那只不知道去碰了多少女生的手,冷笑一声,“同学,骚扰女生可是违法的。”
  • 黄毛一愣,瞬间火气腾腾的就上来了:“我靠你说什么!”
  • 王艺博也没了好脸色,他看了眼周围围观的几个女生,说:“骚扰女同学,还是未来四年一起读书的同学,你恶心吗?”
  • 黄毛本就是个小流氓,脏话粗话一下子见出来了,他长得也是人高马大的,上前就想去揪王艺博的衣领,却被后者躲开:“怎么,做贼心虚害怕了?”
  • “我操你给我嘴巴干净点!”
  • 王艺博一把接住黄毛朝他送来的一拳,手上一用力,整个人的气场瞬间就不一样了,他说:
  • “我这个人,最恨手脚不干净,嘴巴不干净的人。”
  • 他一抬脚踹在黄毛对膝盖上,随后一拳将黄毛放倒在地上。
  • 教室里的几个女生发出小声尖叫,还有些男生想上去拉架,可是王艺博却没有要继续打下去的意思,他抽了两张餐巾纸擦了擦手,觉得打了黄毛的手太恶心,脸皱了一下,冲还在地上捂着膝盖骂骂咧咧的黄毛说:“打架,可以,有什么事来找我,但是班里女生,学校女生,你最好离她们远点。”
  • 黄毛撑着身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容,他说:“你有什么证据说我骚扰同学了?”
  • 教室里一片哗然,刚才王艺博动手他们很多人都还莫名其妙,从几个最前面对人嘴里听到说好像是黄毛骚扰女同学,王艺博才动的手,可是教室那么多人,好像除了王艺博,也没人看见黄毛骚扰女同学了啊。
  • 班里好多男生本就不喜欢王艺博,没有原因,就是羡慕嫉妒,这个年龄对男生,虚荣心和嫉妒心都是变态对扭曲,看着王艺博比他们好看追求者又多,心里怎么说也不舒服。
  • “是啊,王艺博同学你看见了么?”
  • “谁被骚扰了?站出来看看呗。”
  • “别没事找事啊王艺博同学。”
  • 聪明皱了皱眉,想开口说几句话,却见王艺博摇摇头,又看见当事人说:“班里不是有监控,自己去看看,你们没看见证明你们眼瞎,到底是真没看见还是假没看见,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 他微微偏头看向黄毛,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听说,这位同学的妈妈是学校的教授?挺好。”
  • 黄毛一听,有些搞不懂王艺博的意思,但是也不容他有那么多时间考虑,本来一直在旁边低着头不说话的一个长发女生突然站出来说:“我作证,就是他,摸我……”
  • 王艺博挑挑眉,拉着聪明和李儋回到角落的位置,三个人端起杯子碰了碰,聪明笑道:“哥,不错啊,那两招一看就是练过的。”
  • “嗯,练过几年跆拳道。”
  • 李儋咂舌:“你们这些男神都是各有一技之长的吗?”
  • 聪明对他笑笑:“那是你博哥,也就他能这样了。话说哥,你怎么知道班里有监控的?”
  • 王艺博选了块西瓜塞嘴里,悠哉悠哉的看着那边一群人小声争执,不时还有几个转头看他,心里好笑。
  • “我不知道,唬他们玩的。”
  • 二人沉默。
  • 班会经过一个小小的插曲最终回到了正轨,只是班里男生看王艺博的眼神隐隐发生了改变,当事人王艺博并不知道,当他反应过来时,他整个人措手不及。
  • 三十几个男生在班会完后将他堵在门口,一个个对对他道歉喊他大哥。
  • 王艺博:……
  • 聪明:“真好,我哥又多了这么多粉丝。”
  • 李儋:“真好……”
  • 王艺博被叫的头疼,他说:“我不是什么大哥,你们也别叫我。”
  • “不,你是!”
  •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班男生的大哥了!”
  • “大哥好!”
  • “……”王艺博将他们拂开,大步流星的快速往楼下挪动,一群男生跟在他后面追赶,嘴里还喊着大哥。
  • 从楼上上完课下来的一群人站在楼梯上看着这堪称一绝的大场面咂舌。
  • 王艺博真不知道之前还对他不理不睬的一群人怎么就变成了他的粉丝,还在喊他大哥,真的可怕。
  • 聪明在后面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甩开了那群人停下来,他蹲在地上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喘气。
  • 李儋抹了把汗,也跟着聪明蹲在地上,他看着神态自若的王艺博,咽了口口水:“哥,你体力真好。”
  • 王艺博点头,接受了这个赞赏。
  • 聪明一想到那群男生追着王艺博满校园跑,他就觉得好笑,特别像那种大明星被小粉丝追着要签名,疯狂的不行。
  • 他想着想着又开始笑:“哥,你魅力是真的大,这点毋庸置疑。”
  • 王艺博走到一边的长椅子上坐下,两条长腿交在一起,神情懒散的半阖上眼睛:“哥魅力一直很大……”顿了顿,他又说,“你们说,我要是去追赞哥,他会不会接受?”
  • 聪明走到他旁边坐下,仔细想了想:“我觉得,还是先搞清楚嫂子对同性恋的态度,这样子比较好下手。”
  • 李儋点头:“然后博哥你就可以开始你的追妻之路了。话说我今天看到一个帖子,说追老婆一定要厚脸皮,越厚越好。”
  • 王艺博:“我看到他我都紧张的和个筛子似的,还要厚脸皮?我脸都没有了。”
  • “哥,你在嫂子面前就是乖萌小奶狗,在我们这里就是一匹孤傲的狼。”
  • “孤傲……的狼?”王艺博不可置信的看着聪明,嘴角抽了抽,“聪明,你语文一定比我好。”
  • 聪明谦虚的摆摆手:“没有没有,哥你的成绩最好。”
  • 三个人依着路灯,想着各自的事情。突然,聪明侧头看了看王艺博,“哥,这不马上国庆长假了么,你带嫂子出去玩,增长感情?”
  • 国庆节,学校放的是十五天的假期,王艺博完全可以趁着这个假期带肖赞出去玩玩,就算两个人这几天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最起码能让彼此更了解一下。
  • “不愧是叫聪明。”王艺博赞赏的拍了拍聪明的肩膀,眼底一片肯定。
  • 事情好像就这么定了,王艺博心情很好的走在最前面,李儋一个人落在后面,他有些苦恼,不是说先打探清楚嫂子的性取向吗?怎么一下子就突飞猛进到一起出去玩了?
  • 三个人回到寝室,聪明推开门进去,一眼望见另外一个室友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王艺博一挑眉,李儋先开口关心:“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 洛棠蹙眉,他试着动了动身子,但是他实在是太疼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但是他不愿说话,索性当没听见。
  • 聪明蹲下身眼疾手快的贴上洛棠的额头,惊讶:“你怎么这么烫?!”
  • 洛棠不说话,用尽力气将聪明的手抚开,他粗喘了一口气,沙哑着声音有些不悦:“别碰我。”说着,就想撑着身子想起来,结果还没动,一阵大力袭来,眼前一黑,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当眼前恢复清明时,他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在了软椅上。
  • 王艺博冷眼看着他,见他手一直按着胃病,明明疼的浑身都在颤抖,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让人看了真觉得很烦。
  • 罢了,一个寝室的。
  • 王艺博蹲在他面前,伸手用指尖按了按他的胃部,洛棠闷哼一声,抬手就想将那只手拍开,只是他的手还没打到王艺博时,就被聪明抓住了。
  • “我看你这,老毛病了吧?去医院。”王艺博站起身,从洛棠的挂衣架上取下一件外套给他扔在身上,将门一开,脸上面无表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洛棠居然没有下意识反抗。
  • 洛棠不语,他不喜欢别人这么对他,不管是室友间的关心也好,是不能见死不救的责任心也罢,他都不能接受。所以当王艺博的手碰到他的胃时,他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要不是因为他没劲,绝对一拳招呼上去了。
  • 聪明笑着将一杯热水递到他眼前,语气温柔却不让人觉得反感:“喝一点吧,你别怕,我们只是怕你出什么事。”
  • 洛棠没接,低着头按着胃部一语不发,倒是王艺博,冷哼一声,“不去?直接打晕了抗去医院。”
  • “你!”洛棠好看的凤眼狠狠盯着王艺博,一双手握得死紧,因为很瘦,所以他手臂上的青筋突出就格外明显。
  • 王艺博往门边一靠,一腿曲起,摸出手机看了看手机,不紧不慢的说:“爱去不去,现在九点半,给你半个小时,要是没事儿那就算了,要是还疼,我把你打晕了直接抗走。”见洛阳一脸晦暗的看着他,他还勾了勾嘴角,“你看我敢不敢。”
  • 洛棠不明的笑了笑,“你有什么不敢的?不用去医院。”
  • 王艺博:“那么能忍?”
  • 洛棠到底还是接过了聪明的那杯水,微抿了口,“习惯就好……”顿了顿,他抬头,看了看王艺博,又看看聪明和李儋,“谢谢。”
  •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清晰有力,不是敷衍。
  • 聪明笑着说:“不用,大家都是一个寝室的。”
  • 李儋也笑哈哈的揉了揉头发,“对啊对啊,你以后有什么不舒服就告诉我们,不用客气的。”
  • 王艺博走到自己床铺下面,拉开凳子坐下,喝了口水,淡声说:“我还以为你会永远那么高冷。”
  • 洛棠:……
  • 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 聪明和李儋去宿舍大爷那里点到,王艺博洗了澡出来往铺了地毯的地上盘腿一坐,嘴角噙着笑,指尖快速的在屏幕上按动着,他在回复肖赞。
  • 【没有,我刚到寝室,赞哥明天周日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饭?】
  • 【好啊。】
  • “肖赞,多好的一个人。”洛棠揉了揉胃,整个人往后一靠,虽然还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但是他整个人非常放松,语气也是难得的温柔。
  • 王艺博的脸色倏地变了,他脸色不善的看着洛棠。后者侧头看他,“我和肖赞学长的关系,可是很不简单呢。”
  • “我和他关系还很不简单呢。”
  • 洛棠好笑,王艺博那副样子,一脸不爽还非要装出无所谓的神态真的很让他解恨。算了,讨厌了这个人一个多周,他也懒得继续装高冷了。
  • “你怎么能,喜欢上我师哥呢?”
  • 王艺博:“什么?”
  • “那时候的饭馆,师哥的留言,你拿走了,几次遇见,也是你故意的吧,我师哥不是同,你怎么能喜欢上他。”洛棠端起旁边的温水喝了一口,嗓音突然变得很柔,“不过,喜不喜欢是你的事,我也管不着,观察了一个周,还行吧,我这关,算是过了。”
  • 王艺博有些茫然:“你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
  • 洛棠脸上挂着笑,很不客气的反问王艺博:“那你以为为什么我要从一开始就对你甩脸色?单纯看你不爽?我没那么闲,报名时我就在你后面,你和你同学说的话,很不好意思,我全部听到了,包括——你说,你一定会追到我师哥这句话。”
  • 王艺博默然,当初报名时,他的确对高中一个玩得很好的朋友说过这句话,但是没想到,会被洛棠听去。
  • “所以,什么高冷什么冰山,都是假的?”
  • 洛棠傲然一瞥他:“那不然呢?逗你好玩。”
  • ……操。
  • 演技派。
  • 最烦这样。
  • 洛棠又说:“我也才知道,你是个如此暴力的人。”他伸手一根根想掰开抓着他领子的手,脸上笑容不变。
  • 王艺博脸色沉的吓人,“你觉得很有意思?好玩?我让你试试什么叫好玩。”手上一用劲,他一点没顾及洛棠是个伤患,一个实打实的过肩摔将洛棠放翻到地上。
  • 然后,他单膝跪在地上,见洛棠疼得厉害,一点没有自责的意思,还伸手按住洛棠的胃,使了几分力,语气冷的吓人:“我是不是让你误会了什么?”
  • “觉得我性格很好?”
  • “还是觉得我开得起玩笑?”
  • 王艺博陡然一笑,动作上颇为绅士的为洛棠理了理皱巴巴的领口,“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我是谁?”
  • 他王艺博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只是这才开学十几天,他处处忍着,不是怕麻烦,更不是怕处分,只是怕他打架,会传到肖赞耳朵里。
  • 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情只要干系上肖赞,一切就都得小心翼翼。
  • 洛棠骂了一声,“这一下,我觉得你腰包要出血了。”
  • 王艺博:“那我不妨再打几下,让你一次性爽个够。”话是这么说的,但他还是一把将洛棠从地上扯了起来,下一秒,聪明和李儋约着推开门走了进来。
  • 洛棠啧了一声,他还纳闷王艺博怎么突然那么好心拉他起来,敢情是有人回来了。
  • 操……
  • 聪明看他俩气氛有些不对,试探着问了一句:“怎么了?”
  • 王艺博拿起一本书翻了两页,随意回道:“什么怎么了。”
  • 洛棠睨了眼恢复了一脸冷若冰霜的王艺博,转过身坐到自己的凳子上拿起手机自顾自看着。
  • 指尖按了几下,发出去了一条短信——
  • 〔师哥,王艺博这个人,挺好玩的。〕
  • 对方回他——
  • 〔别胡闹。你打不过他。〕
  • 洛棠嘁了一声,回道——
  • 〔你怎么知道我打不过他?怎么说我也是个高手。〕
  • 肖赞回道——
  • 〔男人的直觉。〕
  • A市有一个很好听的别名,叫逢春,万物逢春的意思。
  • 而A大,则是逢春最标志性的地方之一,学校允许行人进入,所以每天,校园里的人都不少。
  • 王艺博忍住想把前面排队的男人踹出去的冲动,剥了个口香糖丢进嘴里,嚼了几下让自己稍微冷静了一点,才发消息给洛棠:
  • 〔你他妈威胁老子给你买雪糕这件事,我记住了。〕
  • 洛棠回他:
  • 〔哟,怎么了?这么大火气?〕
  • 王艺博差点没忍住把手机摔地上,火气?他现在已经不能说是火气大了,应该是想杀人。
  • 他今天才换的白鞋,已经被踩得不忍直视了,而罪魁祸首就是前面的男人,踩就踩了,没事,可以忍,但这个人什么毛病?公共场合看黄色视频还开着声音?最重要的是,那人看就看了,为什么还要用屁股蹭他!
  • 〔洛棠,老子今天不回来打死你,我跟你姓。〕
  • 〔王大爷冷静,师哥不喜欢这么暴力的男孩子。〕
  • 操……一腔怒火还没发就被浇熄了,真的很让人火大。
  • 王艺博实在是忍无可忍,转身就走,远远的就看见有几个男生冲他挥手,似乎还很兴奋,他定眼一看,不认识。
  • “大哥大哥!!!”
  • 王艺博觉得,他应该是认识的,那几个男生,可能和他一个班,因为除了那些人,他实在想不到会有谁喊他大哥。
  • 他转了个身朝反方向走,那几个男生还在后面叫他,过往的行人纷纷侧头看他,回头率百分百。
  • “操,丢人。”王艺博骂了句脏话,步伐迈的更大,他可不想被几个男生围着叽叽喳喳,那个场面看起来,实在不怎么样。
  • 谁知那几个男生一点都不嫌丢人,看他要走,火急火燎的就跟了上来,还大呼小叫的喊他名字,附带一句“大哥”。
  • 王艺博懒得和他们玩追逐游戏,走到一棵树下躲着太阳,墨镜遮挡,所以没人看见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 “好巧啊大哥,你吃午饭了吗?”
  • “没有的话一起吧,我请你!”
  • “对啊对啊!一起一起!”
  • “……”王艺博耐着性子听他们聒噪的说完,食指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你们是流氓吗?”
  • 几个男生不明所以,一脸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
  • “那我是流氓吗?”
  • 继续摇头。
  • 王艺博:“既然你们不是,我也不是,所以你们为什么要叫我大哥?”
  • 一个男生挠挠头,说:“因为你帅啊,我的天啊,那天晚上大哥你真的酷毙了!”
  • 另一个也附和:“是啊,我第一次看见现实生活中有人会这么帅!”
  • 烈日当头,户外气温高到三十二度,王艺博本就怕热,而且现在正是脾气暴躁的时候,被围着这么半天,他咬着牙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我再说一遍,不要叫我大哥。”
  • “好的大哥。”
  • “操,都他妈给老子滚蛋。”王艺博火了,一点也不想再装得和颜悦色了。
  • 那些人被吓了一跳,互相看了看彼此,然后一咧嘴,笑嘻嘻的和王艺博挥挥手跑了。
  • 居然不怕他?王艺博冷着个脸看了那群人的背影半晌,笑骂了一声,顶着太阳回寝室。
  • 同样在太阳底下晒着的,除了王艺博,还有他心心念念的赞哥——肖赞。
  • 肖赞看过很多人表白的现场,什么蜡烛花瓣彩光灯,怎么浪漫怎么来,他以为现在的年轻人表白都是那个套路,可是现在,他觉得他还是太年轻了。
  • 操场上弥漫着一股难以接受的气味,有塑胶跑道被暴晒后的塑料味,还有一点类似于蛋糕奶油的甜腻味道,混合在一起,真的让人很难接受。
  • 操场中央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还在不断的发出尖叫声或者是喝彩声。肖赞很想揉揉受了十几分钟罪的耳朵,可是他没这么做,因为当着一百多个人做这个举动,似乎有点不礼貌。
  • 外语系的系草还在卖力的表演,发音标准而流利的英语从他嘴里发出,肖赞已经没有心情去翻译了,因为他已经听了将就十五分钟了。
  • “学长,你明白我的心意了吗?”
  • 肖赞撩了一把额前的碎发,叹了一声,“同学,我不喜欢你,而且我也没打算做同。”
  • 系草急急开口:“没关系的学长,你知道我的心意就好。今天这些都是为了你准备的!”
  • 肖赞眉间一抽,看着那些巨大的奶油蛋糕,还有一地的糖果,忍不住扶额叹息。刚才他来的时候还以为这里要办什么派对,结果围观的人告诉他,是系草要表白,对,给他表白。
  • 廖月推了推金丝无框眼镜,他戏谑这对一脸无奈的肖赞笑笑,“魅力不减当年啊。”
  • 肖赞看了他一眼,对还眼巴巴看着他对系草抱歉一笑,上前两步拉进了他和系草的距离,用仅限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同学,如果能和女孩子在一起,那就好好在一起,同性恋很辛苦,它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说完,拍了拍系草的肩膀,转身和廖越从人群里出去。
  • 系草先是震惊了几秒,然后失望与难受之色爬上他帅气的脸,他揉了揉耳朵,左耳通红,那里是肖赞刚才和他说话时离得最近的地方,长长叹气,然后低着头任由别人怎么和他说话也不理。
  • 廖越递给肖赞一张面纸,笑着撑起伞给他遮阳,“这孩子挺好的,而且,你真的不打算找一个?”
  • 肖赞擦干了额头和鬓角的汗水,听了廖越的话,笑了笑,“当初那个给我的教训还不够吗?”
  • 廖越沉默,和肖赞并肩走了一段路后,轻轻揉了揉他的肩膀,语气轻松带着笑意,“不管之前怎么样,之后的,会更好。”
  • “……啊,谁说不是呢。”
  • 两个人往食堂走去,半路上遇见校花啃着苹果迎面走来,见了他俩,眉毛一挑,将苹果准准扔进三米外的垃圾桶里,一边拍手一边冲他俩走来,肖赞背后一凉。
  • “好啊肖赞学长,你告诉我你在忙毕业论文,这就几天都没空,现在怎么有空出来了?!”
  • 肖赞一听她这阴阳怪气的语气,鸡皮疙瘩刷刷的就出来了。
  • “出来和越越吃饭。”
  • 校花对廖越笑了笑,喊了声“学长”,然后看向肖赞时又是一脸狰狞:“你今天早上还说你忙都没空吃饭!!”
  • 脾气火爆的校花是一个实打实的御姐,叫祁姒,和肖赞一样是个研究生,她还是肖赞唯一的一个女性好友。学校配音社的社长,逢春知名配音工作室的配音导演。
  • 肖赞一直都是cv在大二那年就被祁姒连哄带骗的拉进了配音社,这四年多也配了不少角色了。前两天,祁姒问他有没有空接一个本子,戏份不多不少还是个男二,肖赞看了看剧情,不大喜欢那种傻白甜的校园文,就拒绝了,以毕业论文为理由拒绝的。
  • “人如玉公子,你这样做,良心不会痛吗?!”
  • 祁姒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肖赞生吞活剥了一样。肖赞轻咳一声,“阿姒,这样吧,下个本子我一定接,真的,男几都接,跑龙套也接。”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祁姒,这个女人凶起来真的让他感到肝颤。
  • 肖赞说的真诚恳切,可祁姒一点都不接受,她冷哼了一声,“温柔的如同四月春风般的肖赞学长,居然会撒谎欺骗我这个柔弱女子,我回去就发个帖子,戳穿你。”
  • 廖越一笑,插在两个人中间,他是了解这两个人的,吵起来一时半会是结束不了的,这么大的太阳,再多晒一会校花和校草可能要晒晕。
  • 他主动打了圆场:“好了,去冰饮店聊,今天我请客。”
  • 祁姒乖巧的应了一声,上前两步勾着肖赞的手,恶狠狠的说:“走,等老娘有了空调,再好好和你谈。”
  • 肖赞哭笑不得的跟着她往前走,廖越在旁边推了推眼镜,笑着摇了摇头。
  • 路过的学生一看肖赞三人,也不顾虑什么,掏出手机就开始拍照发帖子。
  • 【震惊!校花校草校公子三人同行!】
  • 【震惊!三人行必有J情!】
  • 【校花校草手挽手,公子越越跟着走!】
  • 王艺博刷贴吧的手顿住,阴沉着脸沉默一瞬,然后一脚揣上旁边的椅子,椅子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和他一桌吃饭的男生一震,叼着筷子侧目看他。
  • 聪明习惯了王艺博的脾气,不紧不慢的给了众人一个眼神以示安抚,然后再开口询问:“哥,怎么了?”
  • 洛棠加了筷子李儋的芹菜到嘴里咔嚓咔嚓的嚼着,看王艺博阴郁的脸上,悠悠一笑,“你觉得除了我师哥,还有谁能让你这样。”
  • 王艺博挑眉,将手机递给聪明看了一眼,聪明沉默着又将手机给了洛棠。
  • “啧,姒流氓……”洛棠撇撇嘴,将手机还给王艺博,“祁姒,校花,你气什么,人家好朋友。”
  • “好朋友?”王艺博抬眼去看他,本来是一张帅气逼人的脸,可是此刻因为心情不好阴沉着,看起来少了几分帅气,多了几分怵意。
  • 好朋友要手挽手?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
  • 洛棠吃饱了,喝了口水,见王艺博一直盯着他,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你不会……吃醋了吧?”
  • 像是得到了结论,洛棠不客气的笑出了声,他乐呵了半天,见王艺博的脸色又沉了几个度,这才收敛了一点,给王艺博解释道:
  • “祁姒是师哥从大一开学就认识的好朋友了,他俩真的没什么,那些就是标题党,你要是点进去看,全部都是什么‘校花又抓肖学长去打游戏啦’‘校花校草又要去打麻将了’。他俩就是去开房一夜,也只是去配音或者是打游戏的。”
  • 王艺博听到这几句话,脸色才算好了一点,他喝了口水,浇灭了心中那股没由来的怒火。
  • 聪明笑着说:“哥,你不要每次遇到嫂子的事就将智商退到负数。”
  • 李儋点了点头支持:“对啊,明明平时那么冷静一个人,一遇到嫂子,就变成了个易燃易爆炸的火药桶,可怕。”
  • 和他们一桌吃饭的还有几个男生,原先还一脸懵逼不知所云,听了这么久,七七八八明白了他们在说什么,各自喝了口水对视一眼,心中有数。
评论
  • 想飞的鱼 LV1 热评

    请问,现在网站里的全勤要求是啥?之前在这个网站呆过,
    2020-11-16 13:01:53

  • 段明玉 LV3 热评

    加油啊 一起加油收藏了
    2020-11-03 23:04:08

  • 脆皮鸭爱好者 LV2 热评

    来了!!啊啊啊劳斯我爱你!!
    2020-11-09 14:02:12

  • 晓梦当归 LV3

    大大的书特别好看,已经收藏啦。
    2020-12-03 19:25:45

  • 一纸倾城1606994050 LV1

    宝贝加油加油!
    2020-12-03 19:19:05

  • 一纸倾城1606458442 LV1

    我来了我来了!!!
    2020-11-27 14:32:43

  • 框泰 LV1

    收藏啦一起加油呀
    2020-11-25 23:09:25

  • 想飞的鱼 LV1

    友好,我的状态是已审核,可我为什么在主页看不到自己的书啊,也没搜到
    2020-11-24 14:37:49

  • 鹤九潇 LV6

    加油加油,共勉a。
    2020-11-23 13:57:25

  • 山药一柯 LV3

    来了来了快更文
    2020-11-21 17:19:59

  • 快乐 LV2

    收藏,一起加油
    2020-11-15 13:57:05

  • 爱吃水蜜桃的蜜桃 LV1

    请问可以互相收藏吗?不行的话也没事哦。
    2020-11-13 18:26:58

  • 1
  • 2
前往
作者

九载惊鸿宴

遇到光就要努力朝光奔去。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