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他在扮猪吃虎 签约
大人他在扮猪吃虎 连载中

作者: 珠光京子 更新:2021-09-18 字数:244009 分类:古代纯爱

标签: 主受、HE、强强、江湖

点击:24143 书评:72 吐槽:4712 收藏:270

打赏:9720 倾城票:61 金票:16

有些词不达意,但很庆幸遇见你
  这个世界热热闹闹,纷纷扰扰,活下的路有成千上万条,可偏偏是他,是你的在劫难逃
  精于算计,互有心机,就算是相遇都是一场精心的设计,只是不知情不知由何而起,爱自何而生。
  一个身中毒蛊,一个大仇未报……
  命运好像从他们出生就和他们开着玩笑,注定不能在一起吗?可是这两个人偏偏就不信命
  两人的相遇从一开始的各怀鬼胎,到中间的情愫互
  生,以及最后的心心相惜,两人因判官笔相互算计,然而又是因为判官笔把这辈了都不可能相交相知的两个人绑到了一起,只是不知这精于算计的两人最后会选择怎样的结局
全部展开
|
投喂金票 投喂倾城票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第一百零九章 女装?大家一起看

更新时间:2021-09-18 18:08:28
  • 一夜的微风吹上了徐徐酷热,入秋节岁景色尽显萧条,帝都繁荣不断。
  • “小昔!小昔!!”白永安捧着一碗热热的皮蛋粥,坐在床前,摇晃着云昔的手。
  • 云昔像是故意懒床的样子,翻了个身不理人。
  • “小昔,你快这可是我亲手做的!”白永安十分讨好,活脱脱的就像一只哈士奇。
  • 粥的香味早就促使云昔的五脏庙开始闹起了脾气,可是床很舒服,他不想起。
  • “我好不容易不用早起寻街,我要再躺会儿!”云昔晨起鼻音有些重,就是这种鼻音在白永安这更像是在撒娇。
  • 白永安直接掀开了被子拽着云昔的胳膊把人拽了起来,云昔半坐着靠在床上眼睛半睁半闭:“把我叫起来看,你穿女装啊!”
  • 这句话让正把一勺粥送到他嘴边的白永安突然之间停了下来。
  • “小云大人怎么还记得这事儿!”
  • 云昔张嘴接过那一勺粥吞进肚子:“怎么就不记得了,大名鼎鼎的白楼主答应了,我要穿女装,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 “好啊!如果小昔还能找到一个证明人,我穿给大家看!”白永安还挑衅的看了看他,又一勺粥递到了嘴边。
  • 这话可是他和云昔的密谈,门窗紧闭,夫妻夜话没人敢听,再说星火楼的隔音,他还是有自信的。
  • 云昔眨了眨眼睛,用一种人还可以这么不要脸的表情看着他。
  • 这人把赖账都能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简直是不要脸界的祖宗!
  • “咳咳,哟,白永安我这是刚才听到了什么要紧的承诺?女装?云大人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昨晚说了什么,但是今天我可是听见了,我给你证明!”
  • 竹叶青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门口,正用他那把扇子不住的在胸前扇着呐。种挑衅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 白永安看见竹叶青,简直气的要死,可云昔脸上却神采飞扬。
  • “白楼主刚才说什么了?只要我能找一个证明,人就怎么着……”
  • 一碗热粥下肚,云昔已经完全清醒了,再加上竹叶青这么一闹,起床气已经不存在了。
  • “……出去……”白永安脸色铁青,衣袖一甩,把竹叶青关在了门外。
  • 随后一脸讨饶的抬眼看着云昔:“小云大人草民就穿给你一个人看好不好!”
  • 说着,他还委屈般的眨着眼睛,明明是一副武林高手,非得要做出这样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 “去金鹧鸪!”
  • 白永安“……”
  • 不去……显然是不行,昨天就答应好了的,再说竹叶青是出了名的嘴碎,自己要穿女装的事情,估计不一会儿就已经传遍整个星火楼了。
  • 为了不让别人看到,现在也只能他说什么是什么。
  • “成成成!可是……我没有女装!”
  • 杀手锏在这儿,他没有女装,雅风的也不合身!
  • 云昔突然低头笑了,这一笑让白永安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 “白楼主放心,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 说着,他指了指搭在一旁屏风上的一个包袱,看来他早就给自己准备好了,报复心还真不是一般的强。
  • 看着鼓鼓的包袱,白永安还是有些犹豫的,可是云昔的表情丝毫没有一点可以商量的意思,只有自己认命般的打开包袱。
  • 月光轻纱血色罗裙,这女装绝对是下了一番功夫的,这穿上绝对是可以出嫁了。
  • 白永安躲在平房后面一边换着衣服,一边道:“如此华丽的衣服,小云大人就打算送我了吗?难不成是想让我穿着它出嫁!”
  • “我还不知道白楼主有这样的癖好,那你是想嫁给谁呀?”
  • 话音未落,又一个小包袱扔了过来,打开之后里面精美的步摇发站与头上的饰品多不胜数。
  • “谁送这月沙罗裙,我就嫁给谁!”
  • 说话间,衣服与饰品已经尽数穿戴完毕,此时他只感觉行动十分不变。
  • 白永安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出来的。
  • 只知道云昔看见他此时的样子时,手中的茶水喷了一地。
  • 很丑么?虽然他不在乎自己的样貌,但是这种反应是什么意思!
  • 面对铜镜,要不是这衣服是自己换的,他简直不敢相信,铜镜里楚楚动人的人是他。
  • “只是觉得你扮上女装还挺像的,以假乱真!”
  • 云昔面带微笑打开窗:“你不是打算穿给大家看吗?我从这里出去,你走大门!”
  • “咳咳!”
  • 还穿给大家看!他白永安面子不要了吗?
  • “那……您是打算从这里一起跟我翻下去,去金鹧鸪?”
  • 云昔拍了拍窗岩,白永安也在犹豫,到底跟不跟他出去,不出去就在房间里跟他撒娇耍耍宝,估计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
  • 想到这白永安走了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云昔:“小相公不要这么绝情嘛,这幅样子让别人看去了,怎么好?就在房间,给你一个人看个够……”
  •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稀疏的脚步声,还听见了竹叶青足矣千刀万剐的声音。
  • “你们快一点,我真的是亲耳听到白永安答应云昔穿女装的,难得一见!说不定还会看见他换衣服的时候呢!真想现在就看见他换上女装的表情!”
  • “……”
  • “去金鹧鸪!”
  • 这句话是白永安说出来的,随后从窗户上一跃而下,不久便淹没在人群中,不过这衣服倒是甚是艳丽,云昔的眼神一直可以追逐到他的影子。
  • 就在白永安从窗户上越下去的时候。竹叶青已经带着人进来了。
  • 可是令他们可以作为茶饭后闲谈的女装楼主并没有出现,只有云昔站在窗边回身,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几个。
  • “白永安呢?躲哪儿去了?赶紧让他出来我们看一看呢,有好大家分嘛!”竹叶青也是一个真不要命的,竟然开始在屋子里面前后左右的找着起来,甚至连衣柜都打开了。
  • “额……麻烦先让一让,我要出去了!”云昔并没有说白永安去哪了,而是波开的堵在门口的人群离开了星火楼。
  • 云昔在大街上找着那血色罗裙的身影跟了过去,看着白永安有些微怒但又习以为常的脸,不仅再见然笑出了声。
  • 这些人也真是的竟然能让白永安“落荒而逃”,说不定啊,今天晚上回去就该杀人灭口了。
  • 不过从今天这种情况来看,他们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一个人出丑,大家跟着起哄,这种感觉是自己求而求不来的。
评论
  • 醉倚清秋 LV11 热评

    感觉文笔挺好,不过剩下的内容我得等到下个星期回来再看。
    2021-05-09 13:04:54

  • 易辞久 LV7 热评

    作者文笔可以哦,我比较喜欢作者大大的人物描写(每次看到都有一种想rua的冲动,好好看噫呜呜呜),情节也比较紧凑,云昔的人设也真的吸引我(好喜欢那种表面傻白甜╱弱小,实际上却腹黑╱爱算计的攻),白永安也可以,不过小白动心也太早了叭?小心以后被云昔啃的连渣都不剩(虽然但是好像还挺期待?),不过文章里有些地方的情节转换的有点突兀,总体来说还是很好看的,入股不亏~
    2021-06-14 14:37:45

  • 周彧 LV6 热评

    白永安:   星星点点,黑暗伴着月色携着危险在靠近,   旬旬烈烈,竹林泛着火花随着哭声在颤抖,   凄凄切切,真情混着血液含着无奈在耗尽。   长街上的鲜血混着雨水砸在脸上,少年抱着长琴在雨中徘徊,手中的拳头握了又握,砸在墙上时仇恨的血迹撒在了心间。   星火楼上笑看客,玉笛声中寻故人。   二十年里梦惊泪,金玉败絮朝中浪。   长安街头血未尽,白玉判官笔中寻。   蓝衣飘飘驻心间,糖浆化水与君连。   恰是徐徐黑夜,星星灯火也早已消散在空际,却独留一白衣少年在那孤寂的楼上观望。透过黑暗的眼眸中有一场大火在燃烧,无望与仇恨在心中叫嚣,他缩了缩身子准备迎接没有尽头的血色,却在恍惚间抓住了一缕澈蓝,干净明亮。他紧紧握住这缕易散的光,在缓缓站起来的过程中,他透过黑暗终于看清,未尽的长街血中藏着他们回家的路。   :初见白永安时,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好,在我眼里他是个有病的偏执少年,对其他人很凶,并且把自己的喜好强加在他人身上,把自己的不敢面对捆绑在别人身上。我知道他身世可怜可悲,却依旧阻挡不了我对他的不喜,可能是因为个人比较喜欢儒雅温柔的少年的缘故在吧,一时对这种心中只有仇恨的偏执少年适应不了
    2021-08-25 18:56:08

  • 沈沂 LV7

    《大人。他在扮猪吃老虎》。 “灼灼桃花。一世繁华。却似世间独独只有一个他。” — 故事的开始是他们都互相算计着对方。 第一次见面白永安就栽了。 “你怕火。” 没有谁会说自己的弱点。 除非你很重要。 关于你啊。 我好像知之不多。 却念念不忘。 — “小云大人。你没有想过把我当做…朋友么。” “白楼主你说笑了。你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呢。怎么敢高攀和您交朋友。” “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白楼主时常给小云大人的惦记。 温柔的语气。 和无理由的偏爱。 还有每天都想说的明天见。 身为看客人都会羡慕。 — 他们可以用理智逻辑爱你 我好像不行。 我只能用放肆昏庸来爱你。 “我可不信什么巧遇啊。” “那你信什么。” “我信…缘分天定。” 那有什么缘分天定。 你们是命中注定。 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 你我皆风华正茂。 梦死方坠人生暮年。 “我不近女色。我只对你…情有所钟。” 实不相瞒。实在想你。 我还能忍。问题不大。 这个世界很乱。 但是有你。 也是美好的。 “今天天气真好。我有点想你了。” — 愿意与你郡亭枕上看潮头。 铺着红地毯的礼堂。 暮霭沉沉的原野。 都愿与你共享。 — 未。
    2021-06-10 18:31:37

  • 江小扇 LV10

    嫉妒,嫉妒,哼哼哼
    2021-09-07 17:14:30

  • 骨逍遥 LV7

    “一个棋子而已,担心他做什么?” “我现在不就是在弹给你听嘛,不过……你怎么不说是蓝颜知己?” 他们之间是互相接近,是互相算计,是各怀鬼胎,是另有图谋。 —— “我只是懒得给你收尸。” “要不是因为你怕火,我才懒得爬那么高呢。” 不知何时起,两人双双动情,慢慢沦陷。 是情愫悄生,是惺惺相惜。 他们的相爱,是算计,是阴谋,也是命中注定。 是缘,亦是劫。 两个身处黑暗里的灵魂互相成了对方的救赎,成了对方拨开黑暗的那束光。 微弱而又耀眼,独一无二,无可代替。 一但捉住,百世不忘。 沉沦至此。 — 云昔握住的他的光,就好像握住了他的渴望。 爱与被爱。 是他失去父母后所缺失的,是他加入衣冠冢后不曾拥有的。 是白楼主给予他的。 后来他的相随,既是为了真相,也是为了白永安。 — 大仇未报,阴霾未散。 白楼主看不清前方和未来。 他深陷其中,是无可奈何,也是迫不得已。 直到云昔拨开了阴霾,将那束微弱的光照进他干涸心灵,他才有了归宿。 是粗茶淡饭,是柴米油盐。 是两个人在一起,不求名利,不追权贵,是此生永不分离。 — 两个黑暗中的灵魂报团取暖,没有火,自己就成了对方的夜明珠。 ——致《大人他在扮猪吃虎》
    2021-08-27 22:58:25

  • 周彧 LV6

      [戳戳剧情印象]   其实最开始看这篇文章,是写江湖的啊,个人看江湖文看的很少,感觉看起来会很累。但这本书却给了我不一样的感觉,它以当年一个救过天下的英雄的惨死为影子,就着江湖恩怨展开的故事。是一本古耽,主讲的自然是主角之间的恩怨情感,可是透过它我又看到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它讲白永安为白玉罗刹报仇,散散间的过往看出了世间真情吧,金玉败絮以及朝堂为了自己的私利对曾经的恩人进行追杀,尽显那种勾引斗角,权益相争的江湖肮脏,但又有浪里花竹叶青人厨子等人的存在体现了江湖义气,两两相称,似是江湖重现。   它讲云昔为了寻找自己的身世潜入星火楼查找线索,冥冥间透出了人间冷暖,不见光亮的衣冠冢也有替他担心的刘哥,满心算计后仍有真心在等待。透过云昔,可以看到朝堂利用的腐败,也能体会满腔爱意的感动。半苦半甜,应是世俗风雨。   云昔与白永安之间的感情,应是半苦半甜,却有它独含的清香。就像开头所说:这个世界热热闹闹,纷纷扰扰,活下的路成千上万条,而他们,是对方的在劫难逃。逃不开,放不下,所性就拾起来慢慢去品。   不说了不说了,最后就想问一句,集美你究竟埋了多少东西?他们啥时候讲开?我可不可以寄刀片
    2021-08-25 19:23:07

  • 周彧 LV6

      夜鬼魅:   未见花开各不同,枝理相连望君心。   奈何生死两相对,判官笔下剑中影。   墓中拔草又一年,银杏花开似君归。   辗转江湖报君恨,梦醒不见故人归。   吐槽区中有不少责怪夜鬼魅的,可我个人看法可能不符合众心。在我眼里,夜鬼魅其实是没有什么错的,或者说错的也没有那么严重,他们怪他当时参与了那场追杀,亲手给了白玉罗刹一剑,可却忽略了他本就是无奈之举。二人立场不同,忠于的对象也不同,关于忠心,夜鬼魅是没有错的。白玉罗刹追求情义,夜鬼魅追求于利益,若是从此看来,白玉罗刹似乎要高尚不少,可是追名逐利本就是世间大多数人喜欢的,沦于世俗又有什么错?夜鬼魅是提醒过白玉罗刹的,他喊他走了,是白玉罗刹自己不走的,对于情义,我想他已经尽到了自己所能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为白玉罗刹不值,其实是心中有着对他的愧疚吧。更何况,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赴死,又有谁的心不会痛呢,他们对他太苛刻了,说到底,夜鬼魅其实也是一个可怜的人物。真正值得斥责的,是那些知恩不报并且反咬一口的江湖小人和朝堂上那看起来一脸正气实则虚伪至极的皇帝吧。其实很好奇,夜鬼魅当初答应白玉罗刹的计划和安排是什么?(托腮,透个剧?)
    2021-08-25 19:21:56

  • 周彧 LV6

    接:云昔从小便在衣冠冢,没有父母,不知冷暖。所以一直以来他的内心是封闭的吧,所以面对白永安的感情才会不知所措吧。活在衣冠冢,被他人称作活死人,他的心里其实也是很难受的吧。他就像那只被锁在金丝笼里的极乐鸟,拥有万人憧憬的位置却向往自由,但他可以打开鸟笼放极乐离开,却终究放不了自己。他人只知衣冠冢冢主年轻且武艺高强,心狠手辣但鲜有人敌,他们畏惧害怕,却又想坐上那个位置。但不知,在黑暗里活久了的人是最向往太阳的,他人万分羡慕,而他却避之不及。   
    2021-08-25 19:05:39

  • 周彧 LV6

    接,⭐:哗哗哗,这里面我最爱的就是小昔(哦耶),超级超级想拜他为师学学演技还有牛逼哄哄的读心术(捂脸)。   其实最开始我是站错攻受了的蛤蛤蛤,刚开始的小昔给人的感觉是那种胆胆怯怯,看着就想让人欺负的小可爱。然后我还有点愤愤不平,白某人对他那么好他看不见吗,为什么要躲避,喜欢就承认不喜欢就早点走(虽然说他好像也走不了)。感觉他们的感情磨磨唧唧又很奇怪,明明是喜欢的却又强制自己不去理会。然后看到后面我就越发觉得不对劲,所以当有一点点蛛丝马迹出来时我便猜测,他是冢主吧,他们之间是有恩怨的吧。果不其然,这个猜测是对的,所以他一开始接近白永安便都是算计,两个人在权利和阴谋中徘徊,他又怎能放下自己的心。所以我在懊恼时又是着急的,能不能能不能先别管那么多,两个人把话说清楚吧,把恩怨算计放下来好好谈。但奈何,他的经历与过往不允许他这么做,他是一只被困在暗牢里的金丝鸟,心中向阳,却畏惧光亮。
    2021-08-25 19:04:53

  • 周彧 LV6

    云昔:   阻隔阳光的围墙内有一棵树,树上闪亮的金丝笼中有一只鸟,外有赤羽内含幽蓝,取名为极乐,却望不到太阳。   空旷的大殿中灯火通明,玉制的座椅下万人齐跪,权利移至顶峰,名声跌入谷底,空有血肉之躯却把情丝相忘。   少年一缕蓝衣在椅中坐,携一壶兰陵酿在面具下流泪,酒水与泪水混杂,早已分不清是真情还是算计。   他微微颤颤站起来,陈年的兰陵酿洒了一地,抬手放飞那轻歌的极乐鸟,寻寻徘徊间,他好似看到了一缕光。   酒香在鼻间萦绕,不明的情绪在心中乱串,他轻抹嘴边的酒滴,缓缓勾起了嘴角:   犯禁了吗?   或许吧。   “啪!”酒壶碎在了地上,惊动了一旁的冢士,心中的兰陵酿终是洒了一地,再也收不回。   他不知自己从何处来又终将归往哪去,只知那一曲琴声把他拉去了期盼已久的阳光之地,少了几分黑暗,多了一丝温暖。   他躲躲藏藏在算计中演绎,他情情切切在毒素中纠结,忘不了放不下却又不敢碰。   埋藏于袖间的手向远处伸展,那抹光,太耀眼了。   愿他历经长恨花的苦后,能与那抹光共品点心的甜。
    2021-08-25 19:02:36

  • 周彧 LV6

    再接:一壶兰陵醉一场雨,眼底的澈蓝是弹了多少曲都无法平静的心动。其实说到底,白永安,是个温柔的人吧。只是暂时被仇恨的阴霾挡住了光罢了,当小昔出现时,就好像一把利剑迎着光直劈而下,划破黑暗,带来缕缕希望。他固执难缠,却又温柔可爱的紧。他对他如数珍宝,小心翼翼捧在手里,强忍心中那情义的惊涛骇浪,只想牵着他的手与他回家。云昔是他生命中的无常,他想把他变成捆绑在一起的定数。只对小昔温柔的可爱醋王,是会跟他的影帝走过慢慢长街去往他向往的家的吧?
    2021-08-25 18:59:36

  • 周彧 LV6

    接:起初,我感觉他像那种被仇恨蒙蔽了眼睛,不辨黑白自私的将过错都压在公孙先生身上的懦夫。他怕火,他就命令星火楼无论多冷都不允许生火,他内疚当初师傅死时只有公孙先生带着自己逃了出来,于是他就把过错压在公孙先生没有陪他师傅一起死上面,常年讽刺。从这里看,他就好像那只会躲避的懦夫,值得可怜却又可笑。可看到后面会发现,其实他只是一个喝不到糖水的孩子罢了。孩子溺过一次水自然对水是心存畏惧的,挥之不去的阴影在他心头埋了一年又一年。溺水的孩子倘若只是看到一根稻草也会紧紧抓住不放,更何况对他来说像大树般的公孙先生呢。爱之深及恨之切,从水底爬起来的他需要找个口子来消散他心中的恐惧,而公孙先生便是他的依赖了吧,所以当他知道公孙先生为了他要去赴死时,眼底的焦虑终于显现了出来。(不过他还是一样的毒舌最强王者,救到人了还要怼,也不看看当时自己多急。)缺少糖水的孩子,总要给他点时间来适应苦涩吧?
    2021-08-25 18:58:51

  • 1
  • 2
  • 3
  • 4
  • 5
  • 6
  • 8
前往
作者

珠光京子

以梦为马不负朝华

粉丝榜
  • 1

    梦梦

    8994

  • 2

    魂不归

    549

  • 3

    珠光京子

    527

  • 4

    是你唐总了

    388

  • 5

    周彧

    387

  • 6

    顾醉

    288

  • 7

    倾城小机灵

    288

  • 8

    江小扇

    277

  • 9

    醉倚清秋

    265

  • 10

    苏子烨

    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