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二〕世变而迁<12>

书名: 论宿主是怎么搞到一起的 作者: 醍醐玉 字数:1860 更新时间:2020-12-03 08:30:00

祈愿之所以反应这么大,是因为行云此人名声很响,却几乎没人知道他到底是谁。
此人出现,就在近三年。他第一次被修仙界所知,是因为他顺手搭救了在隐义一带地区受到魔兽攻击的几名道友。
那几名道友是一个小有名望的修仙世家的弟子,被他搭救后本欲报恩,谁知人却不知所终。在隐义一带寻了不下一个月,怎么都未寻到,只记得此人手中被他用来轻易击退魔兽的折扇中,提着行云二字,便称呼他为行云。
之后的半年里相继有诸多修士所猎的灵兽入魔,各吃死伤频繁。刚好有一小家族,抓的中阶灵兽突然狂化入魔了,恰好碰上了外出的行云。他又指用手中的扇子就轻而易举的降服魔兽。不仅如此,之后多起仇杀,怨杀,出猎意外接化解于他之手,行云只名,便渐渐传开了。
行云侠义助人出名,分评自然甚佳,修为不用猜也知是为上乘。有诸多世家宗门四处寻找想收他做幕僚客卿,却都是无果。除了他行义之时能听说他到哪出现了,其余时连个人影都找不到。
“可凭你口说,他们未必相信…”祈愿仍不放心。
“安。”阿九把快从位置上蹦起来的祈愿压了回去,安慰道:“我自然会有办法。小祈宗主只需负责蛊门的事就足够了。其他的本殿自会解决,也自是会尽力助你完结此事。”
祈愿哑口无言,阿九的话令他无从反驳,仔细一想,似乎也确实是此理,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思来想去半天,他才应道:“好吧。”
刚讲完这句,祈愿忽然又感觉哪里不对。他凝神细听,马车外不断有大风飞速刮过的呼啸声。
祈愿转头,通过不断跳动的窗帘向外看去,发现外面早已没有街道行人,而是——蓝天、白云与怒风。
“!”他撩开车门的帘子,果然外面原先的两匹上汉鬓马,已经变成了能够凌空飞行,一展千里的翔云鸟。
“这是怎么回事?”祈愿收回,挑帘的手,惊恐道。
“淡定,淡定。”阿九果然淡定自若地扇着风,不紧不慢的对他道:“这就是个飞轿而已,去庸宗当然是飞去更方便些。”
“…………”
祈愿感觉他受到了无数惊吓。
——
飞轿在离庸宗最近的客栈停了下来,两人准备走上去。阿九去换他所谓的行头,祈愿则放了一只信鸽通知宗内的人,他马上要回去了。
那就蒜味的行头其实就是一套行云的衣服,除了换了件低调点的黑袍还多了把剑以外,祈愿还真没看出有什么差别。
但阿九显然并不这么觉得,“唰”的一声展开扇面,潇洒一笑,对他道:“走吧。”
庸宗是不能飞行入内的,若是飞行,如御剑、飞船等就只能够从的上方路过。而庸宗或在结界下完美的掩盖,甚至迷惑你导致降落在别的地方。
然而步行想要进入庸州,除非内部有人带你,或者身上配有象征弟子身份的令牌,否则只能被结界挡在宗外。
当然,临时令牌也不是没有,而且还分次数。主要用于各宗门间举行各种盛会是各宗弟子的进出,令牌的使用次数最低的一般是三次,最高可达上百次。
庸宗坐落在陇岐一带的群山之中,二人从山脚下的景文镇一路步行至深山。其间,阿九几乎无聊到要发霉,挑了几片芦苇叶子,又是叠兔子又是折青蛙,什么蚂蚱、麻雀、知了全折了过去,连小强都折了,最后全送给了祈愿。
虽然祈愿觉得这些东西无用,但这是他人赠送植物,不好扔掉,还拿了个全新的乾坤袋专门装这些小玩意。
“对了,祈宗主可别轻易用灵力使用‘永’……”阿九忽然想起了什么,正要提醒祈愿,却被远远的一声“殿下”给打断了。
两人一回头,发现是主月。
“殿下,你要的糖和糖葫芦。”他把东西递给阿九,脸不红气不喘的控诉:“没事不要轻易叫我,特别是买糖葫芦。然后送到山里来,这种无聊的事,很累的!”
特别还不能直接出现!
“好好好。”阿九敷衍他。
主月转身走了,祈愿看着他十分矫健的步伐,心道:可这一点也看不出……你会累啊?
他收回视线,阿九已经剥开包装往嘴里塞了一个糖葫芦进去,咯吱咯吱的响。转头见他不再看主月了,递给他一串:“他就是这样,小孩子家娇气,不用搭理。吃吗?这家店做的不错。”
“好啊,”祈愿接过那串被红糖包裹着的颗颗饱满的山楂,也有些心动,“我试一试,没有吃过。”
他一口咬下半个,同样嚼出了声音。虽然祈愿未尝过这种名为糖葫芦的东西,但也吃得出,这应该是算味道十分好的了。
他瞥了一眼已经迅速消灭了一根并且还在继续奋战的阿九,算是明白了他为什么一次性买七八根,心想:果然是吃了很多次,都吃出经验和心得了。
阿九解决完这一串,问他:“怎么样?是不是味道不错?”
“嗯。”祈愿点头,给了一个极高的评价:“其滋味可数上乘。”
“是吧。”那九又咬了一个。
他专心吃他的糖葫芦,在祈愿自己吃完之前,都没能再找到说话的机会。他有话说,还是因为:
“呃,九殿啊……”
“怎?”阿九斜着看他,还在吃,“还要么?”
“不,不是,”祈愿犯难,“我想问,这签子,我们吃完了,扔哪呀?”
醍醐玉 说: